Photos
Posts

暴君
第二章

  古策被冰水一浇,整个人醒了过来,他一辈子遇到的大事数不胜数,就算吓得不轻,手脚上反应却相当快,扯过被单把杜云轩裹了,抱着下楼放进车库自己的跑车里,直奔北山医院。
  北山医院是本市数一数二的私人医院,设备一流,环境优美,此时月上中梢,夜风徐来,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。...

Continue Reading
Image may contain: 2 people
Feng Nong

白玉香说,“静萱能怎么样?你要请的人,又不是她。人家就坐在你隔壁,你怎么不问呢?”
甄秀玲笑道,“我问的是静萱吗?我刚才说的那个你,另有其人呀。“
说着,把眼朝宣怀风脸上一睐。
http://myrics.com/sections/1/main 《金玉王朝》更新!

Posts

不小心看成了可携带风弄老师……

Image may contain: text
威向文化

🌟【金玉王朝第七部-限時活動】🌟
眾所期盼的「金玉王朝第七部」將於2月3日(五)全面開放預購啦!🎉🎉
快Tag你的好朋友跟他/她說這個好消息吧!

即日起在本貼文『Tag一名好友並留言 「金玉王朝第七部」2月3日(五)全面開放預購啦!』就有機會抽中「金玉王朝第七部」上集喔!

...

範例:@ 威向文化 「金玉王朝第七部」2月3日(五)全面開放預購啦!

🕑🕑🕑現場限時活動🕑🕑🕑
南港動漫節&國際書展也將舉辦現場限時活動~
活動時間內於現場預購「金玉王朝第七部」
限量套組可直接指定親繪板內容圖樣。
不管你是要這樣~那樣~都可以喔~😋😋

現場購買或是攜帶由威向文化出版之風弄老師
任一作品即可請風弄老師簽名喔!😆😆
🕑🕑🕑快跟好基友相約來現場捕捉老師吧!!🕑🕑🕑

獎  品:「金玉王朝第七部」上集一本。
獎品數量:隨機三名。
日  期:2017年01月24日~01月31日中午12點
#分享獎來一發
#除了隨機三名得主外
#也將從分享者中隨機挑選三位
#贈送有風弄老師簽名及恐龍老師親繪一枚喔(*´ω`)人(´ω`*)
----注意事項----
◎請以參加活動的帳號回覆,不接受代領。
◎因贈品寄送緣故,僅限台灣區域(台、澎、金、馬)的朋友參與,不便之處敬請見諒。
◎贈品以寄出一次為限,若遭退件恕不補寄。
◎威向文化保有所有活動調整與變更之權利。

See More

要来了!

Coming!
Translated
鳳于九天 added 11 new photos.

鳳于漫畫3
8/31出書,這次暑假漫博與CWT北中南場搶先開張!!~歡迎大家來踩點呀!>W<
看完漫畫欲罷不能的話~想回味鳳于小說可以到米國度重溫一下噠!
http://myrics.com/

威向文化 added 24 new photos.

喜喜果老師的孤芳連載第二回~
想看正版孤芳電子小說上
米國度小說網址 http://myrics.com/titles/97

鳳于九天 added 6 new photos.

各位觀眾!
你們引頸期盼的【鳳于九天漫畫版 三】
就要正式上市啦!!
期待不?期待不不不~~~

发现最近还是有的人在发广告,如果大家发现我不小心加的朋友里有这种,请告诉我一声哦,谢谢~~

喵呜!带喵回家!带喵回家!快带弄喵喵回家~~
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架空之都

2016漫博最後一天啦!
你沒聽見書寶寶在跟妳說要帶她回家嗎~~

一起去展会玩的两只

Image may contain: 3 people, people sitting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米國度創作平台 added 2 new photos — at 國立臺灣大學綜合體育館.

鳳鳴容恬化身人氣推銷員進駐台北cwt威向攤位!來攤位掃場刊與文畫報上的米國度QR碼加入新會員,除送20米點數還可享書籍79折優惠(訂製書除外)!!

请教一下,这个是我的粉丝专页哦。那么加了我个人脸书的朋友,能看见我粉丝专页上发的东西吗?

《金玉王朝》第七部

白雪岚拿着一个金如意把玩,口里说,“我看那位老太太,怕是要狠狠哭上一阵子了。先头还说锯了腿,也许能保全性命,结果她不愿,硬是耽搁了。现在看病人那情景,就算她转过心意来,发狠心要锯腿,怕也保不住她大儿子的命。”
宣怀风自见了孙副官为盘尼西林闹出事,已经知道病人情况严重,如今听白雪岚回来这样说,就更确切了,便叹了口气。
白雪岚见他伤感,拿着金如意轻轻在他脸颊上一敲,“你就这个脾气,总把天下事,当成自己的事。不管谁受个伤,谁家死个人,都要惆怅一番。天底下每日死多少人呢,像你这样,怎么操心得过来?”...
宣怀风说,“你以为我是叹你那位姐夫吗?我是叹中国之无力。论物产之丰富,幅员之辽阔,我们尽有的;论人数,难道我们比不过英美?往历史上看,你只瞧瞧诸子百家,唐宗宋祖就知道了,哪曾输过给洋人?现在是我们这些子孙没本事。这么一个药,我们自己制造不出来,只能仰仗别人的鼻息。拿不出药,只能眼睁睁看着人死。若我们有本事,能建一个盘尼西林的药厂,虽不敢说把天下人都救了,好歹没这么憋屈。”
白雪岚哑然失笑,“宣副官好大气魄,我竟是小瞧了你。兵工厂之后,还要来个盘尼西林的药厂吗?很好。”
说完,敛了笑容,认真道,“你胃口比我还大,我真喜欢极了。”

请喜欢的宝宝来这里看哦:
http://myrics.com/sections/1/main

See More
用户可在米国度上,阅读许多风格各异的知名作者以及新锐作者的文章。
myrics.com

对哦,CWT开始了啊!呃,还是已经过了?大家有去玩吗?好玩不?大家有看见弄弄的新同人志《恶警》3了吗?
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
米國度創作平台

容恬:沐浴在眾人的目光也不錯!

接下来就是洞房?

Image may contain: 2 people, text
米國度創作平台

跳過OO直接結婚!! 勁爆活動小劇場晚點登場XD

容恬你想在这里开展你征服天下(凤鸣?)的大业吗?
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, outdoor
米國度創作平台

本日是父親節,祝全天下的父親父親節快樂。而今天也公開有可能成為父親(?)《鳳鳴九天》容恬的台北故宮到訪照,聽說明天是七夕,所以難道會有更勁爆的照片流出?!
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架空之都 added 2 new photos.

各位親愛的讀者!
原訂今日宣布的「沒有來生特典-星空與月」相關消息,
因作業尚未完成,因此將順延到明日中午發布!!
目前三位編編從早努力到晚了,
發票吐不完,地址條印不完!!會加油趕工的!...
不說了!趕工去!!

See More

《恶警》已经大结局,迷羊麻辣锅发售中,贴个片段来看!

PS:照片当然和恶警有关啦,因为那是恶警的作者的肥肥小爪爪!哈哈哈!

张平眉头一皱,顺着酒味的源头往里走,果然在他的睡房里找到一只半醉的酒虫。...
“哥!你又喝酒!”
张恒姿态不雅地躺在地毯上,怀里抱着一个酒瓶,地上还倒着两个空瓶。
张平弯腰捡起空瓶看看,一瓶水晶头伏特加,一瓶奥乔龙舌兰,被张恒当宝贝一样抱在怀里的,好像是马天尼?
居然这样混酒喝,真是个货真价实的混蛋。
“哥,你搞什么鬼?”张平恨不得踹他一脚。
“嗯?”张恒抬起醉眼。
“嗯什么?马上给我去洗澡,浑身酒味臭死了。”
张平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把酒鬼大哥往浴室的方向拽,结果反而被张恒拦腰一抱,跌在了地毯上。
“哥你干什么?”发现张恒抱着自己,把脸埋在自己脖子窝里,撒赖着不肯去洗澡,张平一肚子没好气,“我可不是你的南希和玛丽,快放手!蹭什么蹭?喂喂!发春啊?”
张恒把头埋着,半晌,抬起一点瞅瞅张平。
眉目间,居然竟有点难为情。
“我说……弟啊,”张恒小声地问,“人生苦短,逝者如斯夫,偶尔发一次春,应该不算怂吧 ?”
他平常叫张平,不是直呼其名,就是用“你小子”“小王八蛋”代替,现在忽然叫出“弟”这么亲切的词,张平猛然一阵鸡皮疙瘩冒出来,确定他哥真的醉得不轻。
再听他还文绉绉地引用古文,什么逝者如斯夫,那么毫无疑问,已经是醉得比不省人事还严重了。
不过也奇怪,醉成这样,说话居然还挺流畅。
“遇到什么事了?”张平好奇地问。
能喝到这样罕见的程度,一定内有文章。
“我……”张恒左顾右盼一会,磨磨蹭蹭,最后,才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,“我要改邪归正了。”
“咦咦?你居然也知道自己邪啊?”张平情不自禁地毒舌,不可思议地扫视他哥,“想当初我怎么劝你来着,叫你改邪归正,还被你大骂一顿,说跟着策哥是天底下最正的正道,绝对不邪。今天太阳怎么从西边出来了?”
就算喝醉了,张恒也知道他弟这种怪腔怪调是不好的。
平日里他会趁着酒意,一振当大哥的威风,也就是俗话说的耍酒疯。
可今天不同。
今天他被某个人当面很肉麻地告了白,彼此给出了承诺,展望了新未来。
一想到领着兄弟们吆喝开道的堂堂老大,竟然也要安安心心地念书求知识了;也要找个靠得住的人,一板一眼的创造那种平凡到老掉牙的小幸福日子了;以后再有什么大风大浪,自己不用硬撑着,可以躲在自己的小窝里也享受一下有人保护的感觉了……就一整个地羞涩起来。
好像挺丢脸的事啊,自己居然还有点小期待。
“哥,你眼睛抽筋了?”张大医生咳嗽一声。
看惯了大哥大大咧咧,豪迈不羁地充老大,现在忽然变成一只软萌小醉鸡,还眨巴眨巴大眼睛,对他甜蜜蜜地瞟啊瞟,一脸的害羞,正常人都接受不了啊!
“告诉你一个秘密,”张恒声音很小,仿佛在说不能让人听见的悄悄话,“我恋爱了。”
张医生一脸无语。
你恋爱就恋爱了,可是,拜托你停止这小女生说心事的风格好不好?人家的鸡皮疙瘩都掉光光啦!
“别发酒疯了,快给我去洗澡。”
“他说喝酒会胃痛,以后不许我喝酒。所以我就喝今晚这一次,明天我就要戒酒了。”
果然是醉话。
张平才不信。
“去洗澡啦!”
“策哥……我也不跟策哥了。就是那谁谁说的,为了一棵树,我就他妈的舍弃整个森林,对了,不能说他妈的……”张恒打个酒嗝。
张平好不容易从地毯上爬起来,拽着他的衣领向浴室艰难前进。
忽然觉得衬衣下摆好沉。
低头一看,张恒扯着他的衣角,抬头问,“我是不是很蠢?”
“蠢透了。”张平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“我也知道自己蠢透了,换了别人,一定会问他是怎么受伤的,可我就是没问。像个娘们一样问东问西,感觉好蠢。可是装作不在意,心里一直瞎猜,好像又更蠢。喜欢一个人真是很讨厌,总是什么都拿不准,一下子觉得人生都圆满了,忽然又会很害怕,担心转眼就失去一切,”
张恒像个最正宗的酒鬼一样,长篇大论,对着一个衣角就开始唠唠叨叨,倾诉衷肠。
“怎样都好,有他就好。我从前,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。可是原来……原来是可以不一样的。”
说到最后,隐隐地声音变了调,脸上竟已落了泪。
张平瞠目结舌。
半晌,伸手摸摸醉鬼的脸,湿漉漉的,还真的是眼泪。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one or more peop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