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s
Videos
Sakai Yu live in Hong Kong...warm up!
2
w-inds. live chating @ Plaza Hollywood
111
2
w-inds. 向香港fans問好
39
1
Posts

<<Headlines Story>>
傳統之美

當30年前決定要辦Headlines第一線時,多少是一個「勇」字。

...

那時候,我寫稿已12年,倒是有8、9年時間看住Chris Tong如何一個人剪剪貼貼的排版,也明白到編與採的處理手法,應如何獨立、如何相輔相成;在旁邊看,以為很簡單,加上我也在不同唱片公司穿梭,認識到不同的Marketing人員,故心想音樂文字祇是將我日常做的採訪和寫稿工作記錄,再加多點排版技巧便大功告成,故很快也答允了與partner合作出版的構思。

之前亦提及過,在Headlines開始時,雖然人手也算足夠,但一切包括租寫字樓,買傢具到搬檯搬櫃,再而物色中文打字機(當年未流行電腦),然後自行用手推車由大角咀的工業區推返Headlines,皆一一難不到我。

但令我不爽是在頭幾年,「第一線」的文字和設計方向,有著很濃「青周」的影子,其主要原因是撇除了音樂內容後,其餘的電影、散文都由另一位拍檔的班底負責,排版以至記者都是由「青周」過檔;而作者方面,也是除音樂版外,其餘皆是他們的朋友,故這時期「第一線」的方向和型式,確非我原先所「想」要做的,但不敢直言。

說實話,我構思的「第一線」就是「年青人周報」的模式,但「年周」的報風祇有我和拍檔經歷過,但拍檔的個性較著重gimmick,故他很早已說年周老氣,要擺脫這傳統周報格式;再加上在跟他傾談合作時,他整個「第一線」班底的非音樂部份已早有定案,我為了尊重另一邊的決定,故不想提出意見。於是,眼見當時市面上雖有三份同類周報,但其實祇是兩份,一份老牌的「年周」,另兩份便是如twins的「第一線」和「青周」;以我是一位從不「青周」,100% loyal to Youth's Weekly的音樂作者來說,確不是味兒。

當年,我已覺得「年周」的地位更牢不可破,她很「老套」、很「傳統」,排版永遠是我很明瞭的Chris Tong式剪貼,但這才是香港第一代後生仔周報模式,那陣氣味不會被取代;這正是我於84年底離開「年周」後,一直拒絕為「青周」執筆的原因,除了我不想與Chris Tong為敵外,我亦不喜歡他們的音樂版方向和排版似雜誌的方式。

某程度上,「年周」就是70年代創刊時一直沒變的傳統方式,而我正是從那時開始認識上香港的音樂文字,故一直鍾情於覺得這舊派報風,感覺「青周」已不是同類,俗語說點是「不入流」,祇是牽著周報的名字而已。

一份刊物的方向,很在乎文字內容和排版方式,兩者是互有影響;雖然在頭3年間,我主導Headlines音樂版內容,但由於不想過問太多版面事情,故就算是音樂版的視覺也非我所願;當時排版頗為孩子氣、太多字體和太多圖案花紋,這雖偏向美術方式,但走離了我的想法。

故在91年間,當出現重大變動後,筆者決定獨力出版,將Headlines風格走回傳統,擺脫之前我認為「錯走」的風格;但為了不讓人覺得仍然是舊有的「第一線」路向,也將原本的雙色封面改為彩色印刷,經朋友介紹,找上一位排版員名Easy,由於他來自國內,故手法較傳統,這反而令Headlines走回「青周」方向。

但當時資金不足,祇請了一位半全職的記者兼樂評,如是者在風格、路線上變成一人主導,我也將音樂內容提昇到90%以上,70%內容都是我親自落筆;這反而做到我曾提及從閱讀的經驗來製作出自己的Headlines的方向。

記得當時,在地鐵遇上Chris Tong,他第一句即對我說︰「Manfred,這樣方向不行,你將周報變得雜誌化了。」我當然唯唯諾諾的點頭在聽,但心想不變更拋不開「青周」的影子,不變也會變得追不上新一代雜誌潮流,這自圓其說的想法,其實帶著矛盾的心情,但我真的很想將當時「青周」氣味完全洗淨;及後我細心去想,Chris所提到的「周報雜誌化的錯路」,就是他強調「傳統之美」,到今日我更加明白,也珍惜他當日語重心長的這番話。(待續)
Text by Manfred Wong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

<<HEADLINES 人物Interview: music people>>
C Her - Again
專訪鄺美雲 談音樂 生命

-約晤上剛推出C Again專輯的鄺美雲,在2018年1月3日接受Headlines訪問。...
赴會時,她的歌曲如「堆積情感」、「用生命影響生命」不斷在腦海盤旋;尤其後者是一首頗有哲理的歌曲,作曲人是趙增熹,詞由向雪懷撰寫,監製則是熹和Cally;相信這與Cally是佛教徒,很能將這佛偈代入她的音樂中。

這是繼2017年11月23日Cally舉行C Again新碟招待會後再遇上她,當時Cally表現得有點憔悴,也帶點累;到1月初的訪問時,看見她精神多了,雖然她說那天早上眼睛有點不舒服,剛看了醫生,我相信與天氣或工作過勞有關吧!

事實上,在這個多月間,在Cally身上也發生兩件事情;首先,她獲選為「第十三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」,而她的愛犬Cash也病逝,加上她有不少慈善活動,故她的疲累可以理解,但我頗佩服她依然表現得專業,精力充沛。訪問當日,Cally整個下午安排在酒店接受專訪,據悉,當天中午也接受了曾為Cally起了花名「鄺美人」的DJ車淑梅訪問,行程依然緊密非常。以下就以獨立事件,由Cally回答有關問題。

《音樂》
早在兩年前已有意思推出這張唱片,原因是過去幾年間,跟趙增熹合作錄一些佛歌的唱片,熹提議現今流行發燒碟,不如錄一張;到之後也遇上以前在「寶麗金」合作過的Tommy,他可說是此碟的重要人物,因為有了他才將這件事速成。

接下大家開會,而我們取向是選唱一些屬於自己和別人的歌曲;選曲時,由於要兼顧到此碟屬較靜態一點,故選上「再坐一會」、「堆積情感」、「唇印」…等;而自己選上張國榮的「為你鍾情」,這被熹指為最冒險的嚐試,因為這一曲的key很難由不同歌手掌握,結果我們一切都克服了,且成為熹在碟中最滿意的一曲。
這次能再入到studio,各人皆給我很大的動力,畢竟已多年沒有正式錄一張唱片,故一切都有變了,監製人要求不同,錄音設備也先進很多,這令我重新再學了不少。

《港區人大代表》
這是去年偶然知道有這競逐安排,故即時報名;我覺得,作為香港的中國人,能夠背靠祖國,有祖國為後盾是值得開心的,故希望借自己在香港所認知的,帶到內地與有關人員商討,令他們更了解香港民情。此外,近年間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在內地教育方面,接觸了不少貧苦一代,很希望能做一個橋樑,令這班內地年輕一代的眼光更遠大。

至於與香港的新一代,我希望能給他們帶出一個正確觀點,例如我們根本沒有理由對國歌不尊重,故很多事情是可以慢慢坐下來傾談。
事實上,擔任人大此職確不容易,因為有不少文件要審閱,也在一年內有數十天要參加一些會議,由於我剛上任,詳情不太清楚,但我會盡力而為,也引以為傲。

《生命影響生命》
我是在十多年前一次星雲大師的佛教大會中,令我信奉佛教,也令我在人生的想法有很大領悟。其實,人要懂得放下,這如生命一樣,要明白到這是生命的循環,故早兩年我錄了「用生命影響生命」,為「香港義工聯盟」而唱;我希望憑個人的力量去幫助有需要的人;當然,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力量,但我認為伸出手幫助有需要的人也是我的福份。

至於我的小狗Cash逝世,當然不捨得,但明白到這是生命,祇要我和牠一起時能珍惜牠,這已很足夠,從多人說,狗走了就不想再養狗狗了,其實是不用逃避,不妨抱著放下之心,人生也更舒泰呀!」
早廿年前已訪問過Cally,到今次一席話,也感到她能做到豁達和愛,以生命影響生命。
Text by Manfred Wong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2 people, people standing and indoor
Posts

<<HEADLINES Top-up Coming-show>>
Hero is coming ! 安室奈美惠Finally演唱會
***香港站公開發售所有門票於半日內沽清***

於較早前宣佈將於出道26週年紀念日當天引退的安室奈美惠 ,她在日本舉行的5大巨蛋巡迴演唱會,由於是引退前的最後一次巡迴演出,在一片撲飛熱潮中,加埸又加場。

...

安室奈美惠在未公佈引退之前,香港「耀榮文化有限公司」多次邀請安室奈美惠來香港舉行演唱會,終於在她宣佈引退前落實來港演出。由「耀榮文化有限
公司」主辦的「安室奈美惠亞洲巡迴演唱會2018 namie amuro Final Tour 2018〜Finally〜 in Asia」,主辦機構在一片瘋狂搶票熱潮下宣佈香港站加場,於3月30日及31日舉行兩場,香港演唱會的票價由$2080至$680。

喜歡安室奈美惠及其歌曲的香港樂迷實在太多,粉絲們更連日通宵排隊輪候購
買門票,2月13日公開發售當天門票半日內全部沽清!

多謝所有樂迷的熱烈支持,持有門票的樂迷到時記緊準時入場,共同見證引退前安室奈美惠演唱會在香港站的精彩演出!到時安室奈美惠一定可以帶給樂迷一個畢生難忘的晚上。

-已有14年沒有「紅白歌謠祭」出席,而2017年12月3日安室以「特別企劃」身份再出現紅白,演唱了一曲Hero;而這特別企劃時間,除安室外,也有Southern All Stars的桑田佳祐,故兩人的份量足以象徵了八十年代至今日本流行曲的代表。

*說到Hero此曲,在2016年7月27日推出,是安室第45張單曲,此曲是作為NHK轉播2016 Olympic和Paralympics的主題曲;原本當年5月已傳出此曲是Mint單曲背面,但遭突然抽起,後來才知將成為播放奧運歌曲,故聲價十倍;結果成Oricon第六位,評價相當不俗。

Hero的作曲人是今井了介Ryosuke Imai,他曾為安室寫了2008年單曲Sexy Girl,曾收錄在Best Fiction精選中,這也是NHK電視劇「少女之拳」主題曲。而今井也為不少歌手創作和混音,例如為w-inds.做remix、為伊藤由奈寫Faith、love you;為LISA寫It's On、鈴木雅之寫「浪漫Soul With MURO」,甚至被派為宇多田光一曲For You做remix版本;由於今井的音樂以R&B和hip hop為主,更擅於將dance氣氛帶出,故Hero一曲更能將安室的份量帶出來。結果,Hero一曲成為日本全國的多個下載排行榜冠軍,包括iTunes和music.jp,最後實體單曲賣出十萬張,而下載共25萬張。

據悉,在Namie的Finally巡唱中,此曲已列入重點演出一曲。

*說到去年底31/12「紅白歌謠祭」當晚,安室可說萬千寵愛於一身,司儀在介紹安室出場前,先放映了她「25年之軌跡」的video,播出TRY ME和當年她年僅17歲的Body Feels EXIT;也有她在95年,即年僅18歲時初出席紅白,唱出Chase The Chance時的片段,也有Don't Wanna Cry…等曲,也介紹到2016年的Hero和不少記錄報導,包括23年連續有歌曲皆入Top 10的第一人,Finally突破190萬張銷量。

接下,司議訪問了正在後台的Namie,然後出場演唱,她身穿白色長裙,顯得高佻貴氣,而舞台也打造如一條白色的時光隧道般,把安室由過去走到今天,唱到Hero最後一句︰" Oh, Oh, Oh…I Will Be Your Hero",安室也哭了出來。這感人的場面必成為3月30日及31日紅館的「安室Finally演唱會」上重要一幕。
Text by Miako Ma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5 people, text

<<HEADLINES Watch-n-Listen>>
Kiss Me - Haewon (Winterplay)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Iy4m9_R8Uk0

Moon solo debut album『Kiss Me』 produced by 伊藤ゴロー 2018.2.7 ON SALE その唇に触れると、すべての言葉は歌になる。 韓国ジャズ・シーンきってのクール・ビューティーな歌姫、待望のソロ・デビュー。 == 韓国の歌姫Moonさんの美し...
youtube.com

<<HEADLINES FEATURE>>
Winterplay's Haewon : Kiss You again

有一位好朋友笑過我︰「Manfred,你喜歡聽女聲,其實也是喜愛她們的外表。」
這話當真!

...

的而且確,音樂加視覺的結合是天衣無縫;比如同一首歌,同一位歌手,裝扮了才唱和閒著沒化妝的現身,我仍首選靚版本;畢竟,外表的裝扮正是音樂世界中的其中一個成功元素。

因為迷Winterplay的Haewon,故一直介紹他們的Gypsy Girl、Quando Quando Quando、Billie Jean、I Need To Be In Love…,也跟他們訪問過三次;可以大膽的說,Winterplay在港紅出來,Headlines貢獻不少,Yeah!

仍記得當年Winterplay在港紅出來時,由於韓國將他們定位為pop-jazz group,故一些香港爵士迷嗤之以鼻;結果,她們在港大受歡迎,也來港演出,令一眾爵士人也「金」於接受,可見現實無法擋。

當年Winterplay成員,分別有監製兼作曲人Juhan Lee,那架上近視眼鏡的小胖子,伴住美麗Haewon出現,故他也常自嘲如Beauty And the Beast,而筆者跟兩人交談多次得甚投契。

當年的訪問,由他們第一張專輯2008年的Choco Snow Ball問起,也有他們推出3首歌曲的Happy Bubble EP,再在2009年推出Hot Summerplay,當時碟中有Cha Cha和Billie Jean,還有一首Gypsy Girl,這三首至今仍可說是Winterplay代表作。Gypsy Girl的music video高清效果,令男fans目不轉睛,而Juhan的trumpet更吹奏得甚有份量,將一點吉卜賽舞曲流行化,不論Juhan和Haewon,皆帶出今年仍熾熱的韓流第一擊,之後才有「少女時代」的出現了。

Kiss Me by Haewon,這選唱直情令男fans心癢!
得悉Heawon會以個人姿態出現,且在宣傳trailer看到她唱了美國Sixpence None The Richer的Kiss Me,這是97年SNTR同名大碟歌曲,結果被法國導演Francois Truffaut選為電影Jules and Jim的歌曲,令此曲大紅。

平心而論,當年Kiss Me此曲創作份量比Leigh Nash的唱更好,那清悅的少女感覺寫來十分出色,但Leigh反而唱得有點硬。到最近聽Haewon唱出此曲,以鋼琴伴人聲,編排的人聲主導,由於Haewon的聲底很動聽,更令人對她這次演譯甚有信心;再加上一分鐘video 的trailer拍得Haewon甚美,韓式包裝就如此討人。
Text by Manfred Wong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8 people, text

<<Top Up Coming Show>>
KAT-TUN Hero 田口淳之介 來港舉行Fan Meeting

-早於十年前,日本偶像派男子組合KAT-TUN紅出來時,不少少女fans就算見到他們的照片也尖叫聲此起彼落。2006年,KAT-TUN以首張單曲Real Face出道,首週銷售量達到75.4萬張,打開了KAT-TUN序幕。

...

時至今日,KAT-TUN的人選也有不少變動,今日的KAT-TUN確不及初出道幾年的大熱,而三位可說是創隊人物,包括赤西仁、田中聖和田口淳之介,於2001年3月16日組成的KAT-TUN,成員也相繼離隊;最後離開的就是田口Junnosuke,他在2015年底在電視節目宣佈2016年離隊,甚至離開事務所。
Junnosuke即將來港舉行fan meeting。

2018年3月,田口將作首次海外演出,包括3月在台北舉行演唱會Live Tour 2018「DIMENSIONS」,翌日更來港跟香港fans見面。舉行首次Fan Meeting,到時會演唱和與觀眾作近距離交流。

事實上,近年間Junnosuke在藝能界的發展多元化,由劇集、電影到歌曲皆有,2016年發行了新單曲Hero,得到甚佳反應。而他在演藝事業上也甚成功,於2013-2014年演出舞台劇「-NO WORDS,NO TIME-從天而降的眼淚」和「森林阿甘」,大受好評;故這次香港fan meeting上,樂迷更可以親身感受到他演藝的多元化。

日期已定於3月4日,萬勿錯過,門卷已公開發售。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2 people, people standing and suit

【第五屆微電影創+作支援計劃:音樂篇】之<<公開投票>>

https://www.microfilm-music.hk/microfilm/

-由五年前,即2014年第一屆,由CREATHK贊助,「香港互動市務商會」主辦的Microfilm-Music「微電影支援計劃(音樂篇)」開始,這幾年間Microfilm短片式拍攝已有很大進步。

...

事實上,當年Headlines收到消息指有這比賽時,也有感微電影的發展雖漸走向成熟,但仍脫離不了實驗電影的框框,多少感覺難以跟大電影相比。但這「創+作」的音樂篇,非常聰明的找上本地歌手任主角,配合香港流行曲,頓時令「微電影」的角色有重心和壓場感,且打破以往影像與音樂的傳統串連方式。

反過來說,當時兩者的合作帶給樂壇很大互動力;以前談到影像加音樂,祇聯想到music video;這由電視拍攝或唱片公司自己投資,某程度是出於宣傳歌曲用意,歌手大多是邊唱邊行行企企,又或找其他演員演出。而「創+作」由唱片公司委派歌手參賽,確令歌手有一次很好的試練機會,讓歌手也實戰式的演戲。

在過去四屆,確看到不少令人驚喜的演出,例如獲兩屆女主角獎的糖妹(第一屆是沒有最佳男女主角獎),她先後以第二屆演出「啊囉哈! Aloha!」和第二屆「水滴記憶」連奪兩次「最佳微電影女主角獎-金獎,其中以Aloha!的演出,那哭著的表情非常入戲;這次獲獎後,加強了Kandy的演戲雄心,之後也在TVB拍了多齣劇集,令sweet sweet的糖妹更多一份內心感覺。「水滴記憶」的掄元,更說明她真的受到認同,由於筆者由第一屆開始已任評審,也親眼看到各評審對Kandy的寄望很高,也對她的演出一致給與好分數。

而男主角方面,第三屆由張子豐憑「拗攣新星」獲最佳男主角獎;其實,他在第一屆已參演「專業分手員」一片,但當時未設立演員獎,不然也更早獲獎了;由於Fred張子豐少年時在加拿大Queen's University修讀電影演藝課程,故「拗攣新星」令他在拍攝微電影得到實踐,除再主演外,更親自執導,結果除取得男主角獎外,更獲「最佳微電影製作大獎」的銅獎。

而過去幾屆的歌手參演,也有不少驚艷感覺,當中如鄒文正演出「我叫鄒文正」,扮演一位不出名的歌手,被人誤會為黑幫,黑色幽默得演來可圈可點,結果成為第三屆的「最佳男主角」,而他到第四屆再以「盲點」也取得同一獎項的銅獎。

而上一屆獲得女主角獎的歌手也令人眼前一亮,由參加了兩屆的Takki若琪,憑「失落記憶」終獲「最佳女主角獎」。而更見驚喜是首次參賽的尹光,以「摺凳殺手」取得「最佳男主角」;這獎也引出於2017年底一部由張子豐執導尹光主演的網絡電影「江湖夢裡人」,結果網上得到很大迴響,這對於Fred和尹光都帶來突破。18個組別歌手,配對好順次的「創+作」名稱(*)

*2018年頒發的第五屆,於2017年底展開歌手殷選,到之後公開抽簽配對,為18組新晉導演和18位歌手/組合撮合好,再經過近3個月的拍攝,終於由即日起到3月12日,公開接受網上投票;而出現一個可喜現象,就是今年重複參加的歌手不太多,反而讓不少近年間崛起又或是在音樂上發展頗有個性的歌手參與,帶出更多新鮮感。下期寫寫我的選擇。
https://www.microfilm-music.hk/microfilm/

Text by Manfred Wong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2 people

<<HEADLINES編者的話>>
無聊便聽歌?還是聽歌很無聊?

-想起這題目,原因是看上我愛看的魔術(今天很多人稱之為幻術,但兩者有分別)電視節目,一位美國魔術師邀請兩位觀眾上台,指明一位是相信魔術的存在,另一位對是魔術抱懷疑態度。

...

當時魔術師問了一句話︰「你看魔術是認真去看?還是閒來沒事做才看?」我發覺將這句話引伸到音樂,也有不謀而合的論點。
魔術師所言,第一類是觀眾閒來看魔術,就如隨便開了電視機,正播放魔術表演,於是即管一看,沒有抗拒,也沒有特別投入,看後也沒多印象;第二類是認真去看的一群,他們很想從中找出破綻,又或要了解每個魔術的手法,不論能否解拆魔術,都有其探究的慾望。

不少人說︰Music is Magic,這句話當然成立。
事實上,從上面魔術之言,也可引伸到聽音樂上,如果你今天因為閒來隨便開著手機,任由網絡商不停的用音樂轟炸你,你的選擇頂多是挑選了屬於英文、日文、韓文或中文歌,但歌曲類別、歌曲好壞,皆會照單全收;那麼,究竟他們享受音樂的「音樂值」有幾多?
如果以10分為最高,我祇會給他們3分。

而從認真看魔術引伸到認真聽音樂,確有不少樂迷認真的擁護一位歌手、一隊樂隊,又或迷上某一類音樂,他們很自然會在網上(以前是買雜誌,買music reference book) 找歌手/樂隊的資料,再而搜尋他們的舊作品,這樣聽歌的「音樂值」,確隨樂迷的投入程度而有不同。

編者確見不少樂迷熱衷的追求聽音樂,有近乎瘋狂,甚至耗盡每月收入,目的就是想擁有至愛的出品;同樣,樂迷為追偶像,不惜放學狂跑到偶像出沒地方,又或收藏偶像產品;在非樂迷眼中,會取笑他們是「狂迷」;但想真的,真正樂壇就應有這類忠心的fans,他們擁護自己喜愛的,形聚了樂壇動力。

試想想,如果全部樂迷皆是隨機聽聽,樂壇再有發展嗎?
Streaming這方式祇會滿足戴著耳機聽音樂,任何歌曲照單全收,故到某一段時間後,這類聽音樂的人會對聽音樂厭起來,甚至麻木,到時問問這段耳機日子聽了什麼?有那個歌手最了解?他們可能答不出來。

所以,魔術界愛認真看魔術的觀眾,而樂壇也愛投入聽歌、討論甚至研究歌手,看音樂故事的樂迷,這才能令樂壇循軌道發展,繼續向前。

2018年,大家來走回正軌,享受音樂,為喜愛的音樂名字作實際支持行動。
不要以為喜歡歌手,看show支持就足夠;這是藥石亂投,更不能讓樂壇康復。沒有唱片消費,唱片公司不去投資製作好音樂,到時祇有獨立歌手「自己唱自己」,只能在自己群組發放,到時音樂便變得更散渙了。
2018年,重拾音樂初心,用認真的態度聽音樂吧!
祝狗年開心健康

Headlines總編輯
Manfred 黃啟聰
2018年2月戊戌年正月

See More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
HEADLINES FEBRUARY 2018 No.566 V.286
<<<<<<<<< 今天 7/2 傍晚出版 >>>>>>>>>>

重點內容
MUSIC FEATURE...
*Winterplay's Haewon:Kiss You again
*【第五屆微電影創+作支援計劃:音樂篇】之「歌手獎」

Top Up Coming Show
*Hero is coming ! 安室奈美惠Finally演唱會
*對啊,對啊,對啊,對啊!盧廣仲2018年香港Live
*KAT-TUN Hero 田口淳之介 來港舉行Fan Meeting
*難得的本地英文金曲Show
All The Way With Rosanne & Raymond
*Arch Enemy再度搖擺香港
*看Daniel Powter的「好日子」
*MIYAVI 再震撼香港

Hong Kong Music People Best Selections 2017

CD Guide
*用人情味浸酒:南機場人- 陳昇 (滾石)
*古巴風:Camila – Camila Cabello (Sony Music)
*Inner Desire:心裡學 – 徐佳瑩 (WOW Music)
*中國人的執著:執著 - 李夢瑤 (廣東音像/ADMS)

Headlines Art Digest
*2017 - 2018 Grammy Awards 的美學獎

Headlines Story
*Headlines Story傳統之美

人物Interview: music people
*C Her - Again 專訪鄺美雲談音樂生命
*專訪許愿 - 音樂.情歸何處
*日本冠軍級作曲家兼歌手Sakai Yu酒井優 細談創作夢想

RICKY FUNG的創作故事
*Ricky Fung 的Favorites作品: 「陌上歸人」和「二等良民」

Headlines Talking Talk
*Cyberbullying 網絡欺凌

…and many many more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5 people, text
Headlines Magazine updated their cover photo.
No automatic alt text available.

<<Headlines Story>>
派出第一個感覺

-上期寫到Headlines「派定唔派」的決定一文,在那一刻其實是傷透腦筋。
或許可讓Headlines的讀者在時間方面更清晰;Headlines「第一線」是在1987年5月17日創刊,當時是售價二元。到1993年4月,亦即是「第一線」快將慶祝六週年前,我竟然像有無限精力似的,在當年二月便開始籌備全港第一本定期的免費音樂雜誌Best Buy。

...

正如上期我所寫,免費雜誌一直是我的情意結,意念早於Headlines「第一線」未創刊前。其實,由87至93年這6年間,Headlines發生了不少事情,最後也由合資出版而變成獨資,這時期的工作量卻一天比一天加多;說實話,如非當時一時間的想法,換轉在今天便不會作此冒險,但若非那一刻,今日Headlines也不會走過30週年。

在這6年間,發生過3件事情,影響到之後Headlines的發展:
(一)兩位Manfred Wong創辦Headlines Weekly,黃啟聰加王文雋,結果在一年後文雋決定退出。
(二)發生一單名字上的官司,原因是有一份週刊用了Headline Weekly「頭條周刊」這名字,我們提出控訴,最後祇能象徵式和解;這說明香港在商品名稱註冊上,出現不少灰色地帶,直到今天這情況依然存在。
(三)因遞交每期「第一線」到註冊署的工序上,出現了陰差陽錯的誤會,結果「第一線」曾被勒令停刊,引申我之後每件事都要親力親為。

-經過這三件事件,結果在92年,Headlines正式改為雙週刊推出,且改為彩色粉紙封面,也由於當時唱片市場相當暢旺,故於93年初萌生出版Best Buy,這名字亦是我在1987年前在商議Headlines「第一線」雜誌名稱時已提出;創刊原因是我放不低免費音樂雜誌的情意結,故先聯絡上唱片批發商,當時包括「精美」、「嘉華唱片」、「發記」…等,再聯絡上當年已在信和開業的「迴音閣」和荷里活商場「節拍」....幫忙派發,而作者陣容也不弱,有袁智聰、Benny Lai、Garros Lee、Cello、俊…等;而封面兩個廣告分別有corner位工藤靜香的Rise Me和1/4版陳艾玲的「悲秋」大碟,這真正實踐了早於87年已構思免費音樂刊物的想法。

在免費的Best Buy推出後幾個月,而發售的Headlines仍如期的雙週推出,按加減計算,Headlines頭5年時為每週出版,到92年變雙週,到93年再加上免費雜誌Best Buy,故每月共有三份推出,按理是比初期輕鬆很多;但人手方面,87年初期作者超過三十人,記者加排版有四人(不包括兩位出版人);到Best Buy出版,其實也祇有自己和一位part-time,另有3、4位作者,實在非常吃力,故三期後,決定將Headlines合併上Best Buy,成為Headlines/Best Buy派發,且將Best Buy的原雙色轉為彩色封面,一直至今。

到94年的工作量,已是多得頭昏腦脹,但到94年下旬,收到Donald杜家寶的電話,當時他剛上任成立啟播數月的Cable TV有線電視的音樂頻道YMC台的總策劃,他邀請筆者任音樂主持,且由我全權話事節目內容,結果在94年開始電視音樂節目「音樂發燒友」,一做便做了四年,直到1997年完成YMC的主持工作;哈,以我這個不擅詞令的人,講話如喃嘸(外間的評定)的我,卻成為全港第一位電視上的樂評人,YMC和我也開創了先河。

到今天,Headlines創了多個No.1,包括「全港第一份免費音樂雜誌」、The Longest Running Music Magazine in Hong Kong「全港最長時間連續出版的音樂雜誌」;而筆者也成為全港最長時間持續撰寫音樂稿/樂評的文字人,至今已踏進43年。

2018年,Headlines仍堅持紙質音樂文字,網上文字祇是輔助方式;試問Physical唱片和網上無監管的任聽,誰唱得口響?
Text by Manfred Wong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2 people

<<HEADLINES Feature>>
「手工唱片封套美學」經典唱片cover 2
Blackstar (2015) - David Bowieh的封面秘密

-David Bowie的Blackstar設計人是Jonathan Barnbrook,其實他非新手,今年已50歲,於倫敦出生,在St. Martin藝術學院攻讀Royal College Of Art畢業。早於2002年已為Bowie設計Heathen大碟,將Bowie帶出如外星人的眼睛;之後,他一直為Bowie作封面設計,直到Bowie逝世前的Blackstar,甚受Bowie器重。...
另方面Jonathan更是一位出色字體設計師Font Designer,他最著名的就是Bastard font這字體。

而對上一張Bowie的The Next Day封面將Heroes用白色方格遮蓋,也成為話題。至這張Blackstar忠於原名,一顆星星下面有多顆不完整星星,不少Bowie Fans也發現此封面包含很多奧秘。

以下是此唱片封套的幾項隱藏︰
1/.當大家拿出唱片,將LP的Side One向下,面向陽光,這時你會看到一隻雀仔反射在牆壁上;而Side Two則反射看見一架太空船。
2/.叫Backstar,當然有特別意思,據說如果將封面在黑色燈泡下看,黑色反光的星星會變成藍色瑩光圖案。
3/.在封底歌名中,當中一曲Lazarus特別用上Terminal這字體,這正暗示了Bowie將走到盡頭。
4/.Blackstar是雙封面,當打開一面為星際,而另一面是David Bowie的樣子,若從另一角度看在星際面上Bowie的樣子反射過去,變成Bowie成為Star man,走入星群。
5/.過往Bowie所有唱片皆有他的樣子,祇有這碟沒有,封面下面不完整的星星就代表了B、O、W、I、E 5個英文字。
6/.若果在播放LP時用燈照射碟面,會看到一些如行星的東西移動過去,這在不同LP有不同效果。
7/.在內頁的星際圖片上,若果將幾點特別光的星星連接起來,就會看到Star man,這也是Bowie一直當自己是Star man的用意。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, text

<<HEADLINES 人物Interview: music people>>
Jess & Matt music video: Sydney To Me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7fGE4vcb6U

Music video by Jess & Matt performing Sydney to Me. (C) 2017 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Australia Pty Ltd. http://vevo.ly/HMl7eX
youtube.com

<<HEADLINES 人物Interview: music people>>
Jess & Matt用音樂鋪砌姻緣路

-用音樂結識同好,這是一件樂事!更常見的情況,就是用音樂撮合了姻緣,由認識到一同不斷奮鬥,最後成為一對;這在樂壇上常見,也是一對最認知和理解對方的工作,這就是上天註定。這次訪問來自澳洲Sydney的Jess & Matt,他們真的是成雙成對,到訪問到尾聲,可能我們三人談得十分投契,他們亦透露了2018年他們的最重要安排,就是九月份結成夫婦,而Jess更說現在已開始緊張,在此先向這一對2018 Couple,預先講一聲Congratulations。

...

<<The X Factor No.3>>
Jess & Matt來自澳洲的New South Wales,Jess全名是Jess Dunbar,而Matt是Matt Price,因為參加澳洲的The X Factor取得第三名而被澳洲Sony Music簽下;由2015年底的同名專輯到2017年2月一張Belmont Street,再打算於2018年3月會推出新專輯Songs From The Village,在音樂上的發展相當暢順。

安排了J&M的訪問後,預備時也先上網聽了他們在The X Factor中的比賽,由於整個比賽有9個星期的淘汰賽,故兩人共選唱了9首歌曲參賽;而他們特別之處是以選唱70、80年代流行曲為主,而Jess的演繹很有感情,我形容她是一位很出色的「說故事者」,她聽後十分興奮。

事實上,他們在比賽中選唱的曲目也是自己的最愛,例如America的Sister Golden Hair、England Dan & John Ford Coley的I'd Really Love To See You Tonight、Blondie的Heart Of Glass,也有Springsteen的Dancing In The Dark、Grease中的You're The One That I Want和近期出色之作Say Something,在這些歌曲中以Heart Of Glass最特別,Matt以結他伴奏,Jess的聲線帶成熟沙啞,再接入Matt感情的唱,將Blondie原曲改編得來水準相當不錯。我告知他們我極愛這曲的比賽版本,於是Jess & Matt甚興奮說︰「其實這曲屬比賽早段,原定是由一班Strings樂手配合開始歌曲,但怎知Strings沒有開始,但評判已示意我們唱,故祇好由Matt用結他彈奏,之後Strings才加入,這真的一額汗,幸好未被淘汰;事實上整個比賽都有不少意外,但總算來到最後final,雖然冠亞軍分別為Cyrus Villanveva和Louise Adams,我們得第三,這已是我們的很大獎項,更令我們明白到,雖然很多事情在過程中不太順暢,但努力是有回報的。」兩人在談話間,Matt較主動回答,而Jess很多時都望住Matt在笑。

<<邂逅8年>>
「你們兩人的關係是…,為何稱Jess & Matt,不是Jess And Matt呢?」我以打趣的方式探聽他們的relationship。我告訴他們And給人有合夥的感覺,而用&就有一點更close的交心,他們聽後也笑說很對。
Jess & Matt一同回答︰「我們到今年認識8年了,當時大家都在college讀音樂,但我們口味不同,Matt愛soul,特別喜愛Stevie Wonder,而Jess愛流行曲;之後在2014年以Matt And Jess名義開始在一些Club演唱,直到2015年參加The X Factor;報名後,主辦單位的要求我們改一個隊名,但覺得Matt And Jess不太好,故決定以Jess & Matt,一來是lady first,給人感覺較好,再者用&較在視覺上好看;我們曾用過+或x,但都被否決了。」

談話間Jess很開朗,而Matt會想得深入一點。
「比賽中你們以70、80年代歌曲為主,為何傾向這時代?」我問。
「我們很愛這時期的流行曲,動聽和入腦,而我們也想到以重唱歌參賽更易被人認識。雖然,不少人唱得如Mariah的高腔,但Jess的聲音不適合,故七十年代流行作更合我們了。我們比賽時的mentor是Guy Sebastian ,三人便合力編曲,我們目的是重唱但不是跟原曲100%一樣。」
他們的方向很對,而筆者也極討厭比賽中大量的Mariah聲。

<<Sydney In Me「我們的愛在悉尼」>>
2015年他們的debut就是收錄比賽時所選之歌曲再重新錄音,更打上澳排行榜No.9。據悉Jess & Matt於來港前到了廣州,將他們一曲創作的Sydney In Me錄成國語版「我們的愛在悉尼」,目的是想打入中國市場,這當然是商業方向;而筆者甚愛原曲,也是我2017年十大。
「據悉明年3月會有新專輯Songs From The Village,為何會用此碟名?」我在他們Facebook得悉此碟消息。
「這碟是不久前我們在New York錄音,而錄音地方正是Greenwich Village,我們完全受到這漂亮的地方感染,全碟令我們十分滿意;再加上New York孕育了Bob Dylan、Simon & Garfunkel…等人,故決定用Songs From The Village為名;而選曲也有不少美國歌曲,也跟Chris Isaak、Rick Price…等合作;且用了full band錄音,其中Sound Of Silence跟Chris Isaak合唱,而Rick Price也為我們監製,我們很滿足呀!」他們說。Headlines很久前也訪問過Rick和Chris,兩位皆是出色的音樂人。

<<9月婚期>>
據悉Matt和Jess也寫好不少歌曲,但由於市場要求,故Songs From The Village仍以cover songs為主,而創作大碟將會接後而來。
2018年,他們將展開首次澳洲演唱會,而9月更是二人大婚之日,從兩口子的訪問,可看出二人在性格、口味、方向都十分投契。
Jess & Matt說︰「過去幾年,我們一同做很多事情,面對很多;不少人也問我們會否結婚,故三個月前決定了9月的婚期,這正是澳洲的春天,我們也開始緊張了。」預祝這一隊music couple,繼續開化結果。
Text by Manfred Wong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H7fGE4vcb6U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7 people, people smiling, people standing and indoor

<<HEADLINES Cover Art>>
「手工唱片封套美學」經典唱片cover的有趣故事 【上】

-唱片封面Album Cover的影響力很大,正是「人重衣裝,唱片重包裝」。
過往Headlines也選過最佳唱片封面;然而,近年間由於設計方式已變,不少已用上大量電腦,甚至CG方式製造,但確少了昔日唱片封面利用相片再人手勾畫,配上文字的「手工藝」氣味;故相比下昔日確較為人性化和有質感。...
「手工唱片封套美學」,其實更值得推崇和提倡,正如一幅油畫,你可以用電腦畫到很有油畫feel,但永遠及不上一筆一筆沾上油彩在畫報上的落筆。今期再帶出2張經典唱片封面,原來當中也有些有趣故事。

-Untitled Album (1971) – Led Zeppelin
Charted Position: UK No.1 / USA No.2
Recommended Singles:Stairway To Heaven / Black Dog / Rock And Roll

簡直是100%經典專輯,碟中帶來歌曲如Black Dog、Rock And Roll、Stairway To Heaven…至今仍標誌住搖擺世界的至高模範作。

當年此碟推出時沒有碟名,而這其實是他們第4張專輯,前3張分別名Led Zeppelin、Led ZeppelinⅡ和Led ZeppelinⅢ。為何沒有名字?又不順序為IV?

原因是Led Zeppelin成員覺得之前三張皆未獲得樂評界正面好評,心有不甘;故到第4張時,Jimmy Page(他也是此碟producer)決定連IV都不用,祇推出就算。而封面中間的畫,祇是Robert Plant在Reading舊店買到的一幅舊畫作,於是隨便用上。

此外,碟內有4個特別符號,這代表了四位成員,盒帶封面也印上這些符號,如圖由左至右是Jimmy Page、John Paul Jones、John Bonham和Robert Plant,前3個符號是三位成員從外間圖畫找出來,而Plant的羽毛則是他自己設計,再用黑圈圍住,這是啟發自傳說中一個永遠消失了的大陸Mu。

故這是唱片界最經典的Untitled Album,連封面也充滿隨意感。

【下】Will talk about David Bowie's Blackstar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plant

<<HEADLINES Feature>>
等著瞧吧! 2018 Brightest Hopes? 香港篇 part one

音樂有明天,2017年確是我在Headlines 30年選十大以來,選大碟最欠神采的其中一年。

...

去年,也有精采的Rufus Wainwright、Tom Odell、Joyce Jonathan;幸好今年在單曲上,具水準的流行方向,不少更連大碟也未推出,故今期除了選十大外,更看看Brightest Hopes Of 2018,等著瞧吧!

一直認為唱片公司確能左右到市場的風氣;恆久以來,音樂潮流不單是由音樂人泡製出來,而是從投資者參與下,將之推到最高峰;例子如The Beatles,如非早年Decca簽下The Silver Beatles,又怎會被Parlophone發現?同樣,若不是A&M簽下Sex Pistols,又怎會有Punk fever出現?

當然,你會說今日有網絡,更輕易將歌曲帶給群眾,但當每天有上萬新歌上線,如何能被click中呢?很多人其實不知道,線上音樂操控有不少是品牌在幕後策劃,故每年第四季的市場方向,正好是唱片公司為來年預算。

《預視香港樂壇》
至於香港方面,基本上沒有主流可言;粗製濫造的電視歌,雖然一直被指抄襲,但依然在晚飯時間成為家庭主菜,泡製公式跟二、三十年前完全沒變過;故此香港市場更會出現樂迷三極化:一是家庭電視樂迷,由娛樂報導帶領流行曲市場;二是男人口味,亦即是發燒唱片,其中以女聲為首;三就是年齡為18 -28歲的一群,他們不看大台,甚至不看電視,卻崇尚音樂文字的情感世界,故那種所謂「文青」派,將會影響這族樂迷,也令到一班本地新晉音樂人紛紛仿效台灣歌詞文化。但,由於文化和社會現象的不同,故在文字描寫上,香港的所謂「文青」派仍未成熟。

當然,整個香港樂壇的「流行之匙」仍掌握在主流唱片公司手上,這其實頗為氣餒,因大公司的出品往往是高薪簽紅歌手,再泡製歌手傳統風格,為歌手鋪路開show,保險為基,這祇會令香港樂壇曲風因循既往。
回看2017年便是好例子,大公司風格守而不攻,新秀倒模出現;加上香港兩代人的隔膜日趨嚴重,故引伸出非主流公司或獨立市場,但仍未摸索到一條屬於自己,也未達受眾的路(其實Canto-pop就是香港的音樂風格,但新一代音樂人卻看低,甚至出言批評),故2018年不要夢想香港市場有新曲風出現,仍會是發燒碟,懷舊show雄霸天下;至於電視主題曲的積習,祇變成積弱越深。
Text by Manfred Wong

See More
Image may contain: eyeglasses and sunglasses